[切换站点]
热门站点
好店入驻
微信扫一扫打开
入驻好店
发布信息
微信扫一扫打开
发布信息
扶风同城头条  >  文苑  >  【扶风文苑】油菜花香
【扶风文苑】油菜花香
2023年04月22日 20:11   浏览:2012   来源:本地

油菜花香

文/张晓科

仲春时节,家乡一年一度的油菜花如期而至盛情开放。极目远眺束束簇聚如林的油菜花,把一望无际的田野打扮得粉装玉琢。阳光下朵朵菜花栩若赤金,娇如仙子妩媚动人。一幅如诗如画的田园风光尽览眼中,“蝴蝶醉卧花蕊,蜂儿采蜜匆忙”。

此情此景,不由人思绪万千又回童年。小时村庄,每到菜花盛开时节,从远处来的养蜂人便把一个个蜂箱摆在碾麦场边。赶集似的蜂儿三五成群,急匆匆穿梭在油菜花间。村里村外尽是蜜蜂振翅飞翔,跌宕起伏的嗡嗡声……。

家乡扶风油菜花的花期只有短短二十多天,每当菜花凋谢之后,枝头便结出小巧玲珑的菜角。不到一个月,青青嫩嫩的菜角已是籽饱粒满身圆腰鼓,待油菜角长到八九成熟时便可收割了。

队上把收回的油菜码成垛子堆在碾麦场上,约摸捂到菜籽粒呈酱红色时,便出动全队所有劳力杈挑锨拍,热火朝天把油菜籽粒抖个干净。收好的油菜籽要晒干扬净入库装包,待到忙后天热地燥便是榨油的好时侯。

那年村中虎儿爸同五六位乡亲,被队上派去土梁榨油。大队油坊约摸二三里路远,是在西窑小队崖下的大窑里。五六人伙同带班吃住全都在此,便是榨油的人,谁也别指望把一两油私带出去。

土梁榨油工序繁多,先要把炒好的菜籽经过石磨磨碎,再放到直径约一米五的大锅里蒸透成油胚。用铁锨将热油胚捞出,放进铺好的铁油圈中,再一层层用麦草裹好包坨,用木锤狠砸瓷实。最后放进油梁下的石盘上,逐渐撞击木楔加压后,透亮的菜籽油从一圈一圈的油坨、油绳缝隙间纷纷渗出,缓缓流进油缸中。榨好的菜油颜色晶莹剔透,香气浓郁四溢。

土梁榨油 

常言道“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”。油坊一班人便趁晚上夜静之时,烧油发面炸些油饼,三更半夜悄悄拿回家,生怕被熟人撞见惹出麻烦。

那夜熟睡的虎儿被婆叫醒,塞给他一块热油饼小声道“狗娃,快把这个吃掉,这是你爹从油坊刚拿回家的,凉了就不好吃了”。虎儿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,张嘴猛咬一口,油香酥脆的油饼让他顿时清醒了过来。忙睁大眼睛悄声问,“婆,我爹算不算是偷……”婆叹了口气道,“瓜孙子,你千万别在外人跟前讲就是了,人常说,‘厨师不偷,五谷不收。穷井坊,富油坊’。村上那么大的油坊,还差炸油饼的几勺油。再说你爹一伙人熬三更到五更去土梁给队上榨油,就图个能让你们多吃几个油饼。再说咱也没往家里拿一两油。”吃完油饼,还没等婆絮絮叨叨说完话,虎儿又熟睡了过去。

那时每年榨油队里都是家家轮流着去,大家只是心照不宣罢了。或许老队长早就心知肚明其中隐情,总算是一碗水端得平平的,不偏谁也不向谁。

土梁油坊

隐隐记得童真无邪的我们,每每看见手扶拖拉机从本村经过,便远远紧追其后,扯开嗓子大喊道,“拖拉机嘟嘟响,不吃油饼不犁地,不吃油饼不犁地……”。喊困了的我们虽力倦神疲,但整个人似乎刚吃过香气扑鼻的油饼,满口全是回味无穷的油香。

铁油桶和大坨油渣队上用大车拉回,停在村中央碾房前。我们猴一般蹿上车箱,用小手抠上油渣便往嘴里塞,个个津津有味地嚼着,唇齿间尽是炒油菜籽的浓香。

黑蛋慌忙从裤兜中拿出半片馍,蘸了两下铁油桶边溢出的菜子油,随手瓣了一小半给身边的狗娃。两人连油带手一齐也塞进嘴中,边吃边不住的咪眼嘻笑。

老队长远远看到我们不堪入目的行径,便笑着呟喝道“你们些生瓜蛋,真是碗大的西瓜一拃厚的皮,个个瓜得实愣愣地。那油渣是上地的肥料,看个个吃得那么香,好似三天没吃五谷似的。快回去叫你们爹娘提上清油罐到仓库门口分油,来迟了可就没有了”。

我们猴蹿狗急地纷纷跳下车,狗蛋用蹭得油光发亮的袖口抹了一下嘴唇,随手又提了提裤腰道,“我大干早刚说等队上分了菜油,给我烙油饼捏油糕呢,嘿嘿,今个总算说准了。”大家一哄而散各奔自家,唯恐迟则生变,分不上菜油吃不到油饼。

我火急火燎催促爹娘快去分油,爹笑道,"那是老队长哄你们这些碎猴呢,哪有迟了分不上油的理。全村上上下下三十多户家家都有份,队上会计按工分早算得妥妥的。”

仓库前排起了长队,只见会计盯着厚厚的帐本念道,“春花家六斤五两,狗来家五斤九两,长贵家六斤八两……。”

老队站在大油桶边,一边抽着锅烟,一边对着众乡邻道,“今年菜花季节没刮风下雨,菜子也没倒伏,因此收成比往年都好。这次只榨了三成菜籽,等中伏闲时把剩下的全榨掉,年前估摸每家还能再分个八九斤菜油。三十爛臊子正月待客,总能宽宽松松体体面面应付下来”。众人听后个个满脸微笑,你一言我一语尽是夸赞老队长的好,听得老队长整个人如掉进蜜罐似的心甜意美。

等分到油,爹用手指抿了抿滴在油罐沿上薄如蝉翼的一层菜油,送到嘴边舔了舔道,“今年菜籽油,色亮味香好得很。”说话间阵阵欢喜尽堆眼角。

爹如获至宝小心翼翼提着菜油,跟在身后的我紧追慢赶,我那张稚嫩的笑脸在油罐中不停地左摇右晃。分得了菜籽油,晚上家家户户烙油饼,整个村子沉浸在菜油缠绵悠长的香气中。

如今,村中种植油菜的人家越来越少,只因费时费工收种麻烦。虽说超市内有桶装菜籽油,但其色度香味远不及在老土梁上榨的菜子油,更吃不出以往菜籽油醇厚绵长的清香味。

朴素淡雅的油菜花,虽不曾娇若玫瑰姹紫嫣红惊艳八方。但你花开时蜜甜千家,花谢后油香万户。油菜花,你如兰香似菊端庄,油菜花百花之中你最美……!

2023/4/15


[作者简介]

张晓科,城关街道万杨村张家底人,扶风县作协会员。

“家乡永远有讲不完故事”。其文学作品散见于各类网络平台

头条号
本地
介绍
推荐头条